在线观看_剧集交流_电影资讯

主页 > 香港TVB >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十七月影视  2021-03-16 08:37:08  香港TVB

《被涂污的鸟》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时,就给观众留下了以“惊悚、暴力血腥”的记忆,但仍不可磨灭的是其电影内核中所探讨的社会性与人文关怀。导演瓦茨拉夫·马尔豪尔在挣脱色彩的镜头寓意中,渗入以黑白基调为主的克制冷静的语言,借旁观者的视角来释义了所谓“被涂污的鸟”的内在关联,以及在影片递进的叙事过程中所剥离出的社会现实。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被涂污的鸟”来源于东欧民俗,是当地农民热衷的一种残忍的娱乐活动:将一只鸟的羽翼涂成彩色,再把它放回它的种群,于是这只彩色的鸟会被其他同类视为有威胁的异类,将它围攻致死。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导演将此种暴力性的行为置于影片中,既指代了主角小男孩被父母送往乡村躲避战争,却因为外表的不同而被视为异类的情况,也从另一方面凸显了群体性的暴力行为产生于畸形的社会心理。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男孩在不同的际遇与环境的伤害下,完成了旁观者—受难者—复仇者的身份转换。把他当做附庸的巫婆将他埋在土里,被污浊的乌鸦啄破了头颅,这不但在镜头语言的描绘中凸显了弱肉强食的阶级社会生态,也一步步影响了小男孩在三观形成过程中的认知。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男人因偷情而被剜掉眼珠的片段中,女人与男人,佣人与主人的关系也由此延展开来。在东欧国家由战争所产生的的社会、历史心理来说,女人存在的地位一直都处于被男性所掌控的位置,所以在这个家庭中,男人可以在白天坐在院子里无所事事,除去佣人,也只有女人在辛勤劳作,不敢反抗也不敢声张,因为男人会拿鞭子来发泄自己的怒意。而最有趣的莫过于,饭桌上三个人所坐的位置,主人坐在佣人和女人的中间,三者既形成了对立、联系的关系,且影片也在另一层面表现出女人和佣人所处地位的对等,并暗示了两人的结局。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影片在叙述养鸟人与疯女人之间的关系时,插入了“被涂污的鸟”这一意象,这不仅是对男孩自己的象征,也对疯女人被一群妇人围攻致死进行了指涉。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在男孩完成身份重塑与灵魂再造的过程中,真正对他产生怜惜之意的只有两位士兵。其一是被命令去打死男孩的士兵,他并未向男孩开枪,只是在最后一刹那向着苍白的天空开了枪,也许只有真切经历过战争的士兵,才能体会到所谓流离失所和无家可归的痛楚。

高分电影赏析《被涂污的鸟》——性,死亡与被施暴的人

但在亲眼目睹鲜血淋漓的逃亡与战争场面后,小男孩的心理也出现了从被伤害到掠夺的变化,他脱下了在战争中奄奄一息男童的鞋子,并据为己有,这既是对他长期压抑的心理状态进行自我安慰和冲撞的表述,也是对于后期实现复仇者身份转换的最好诠释。

另一位士兵则是面对自己的战友被当地居民折磨致死的情况后,教给男孩怎样利用自己现有能力去复仇,这也正是男孩真正实现从“受难者”到“复仇者”的身份转换,于是在被小贩质疑偷窃被打后,男孩掏出了士兵送给自己的手枪将商贩打死在地上。

男孩在遇见空虚寂寞的女人后,完成了自身的性意识启蒙,但这其中伴随了深层的不合理性,这也是为何男孩在目睹女人与动物做出离奇之事后无法接受的原因所在。从中不难看出在不平等的社会心态的影响下以及战争边缘地带的处境中,大众的行为已经荒诞至极的事实。

影片在剔除色彩的黑白色调下削弱了血腥场面所携带的支离破碎感与视觉冲击,例如挖眼珠、被乌鸦啄食的镜头等。但导演利用大量特写镜头与长焦镜头的处理,将人物的面部无限放大,从而在叙事过程中凸显强烈的荒诞与残酷。当下描写战争环境下被边缘化的人格与心理的影片,已经鲜少出现《被涂污的鸟》此种黑白色调的影像风格,导演也借此来进一步表述群体性暴力行为所产生的不合理性。

《被涂污的鸟》在塑造小男孩这一角色时,为其注入了失语的符号象征,全片未曾叙述男孩的名字,只在影片末尾男孩决定与父亲和解时,在窗户上写下所谓代表自己的名号。且小男孩所说语言也与影片中其他角色不一,这也游离出虚构的荒诞中,真实性得以存在的反差。

与父亲得以重逢后,男孩只用了沉默来对父亲致以反抗和不满。因为在战争的大环境中,幸存者与流亡者的这两个身份是无法进行对等之上的沟通的,所以男孩才会认为父亲不会理解他身上所曾发生过的一切。而遗留在父亲手臂上的一串数字,也同时具备了“被伤害”的话语权。

“《被涂污的鸟》考察的不是伤痕和苦难,它是对更广义的“暴力”这种语言的反思,当这种语言制造无休止的痛苦和绝望以后,在“失语”中幸存下来的“数字”们,怎样找回“叙述”的权利。” 而叙述与被叙述,也从来不是对立的关系。

TAG: 性的电影

性的电影猜你喜欢

都在看的新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