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_剧集交流_电影资讯

主页 > 迅雷电影 >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十七月影视  2021-03-18 03:13:26  迅雷电影

《达芬奇密码》让数百万人相信,耶稣和抹大拉的玛利亚的后代,被一个秘密阴谋隐藏了两千年。而其背后的神秘组织被称为郇山隐修会,其著名的大师包括列奥纳多·达·芬奇和艾萨克·牛顿。不出所料,带着如此重要的使命,郇山隐修会成为最好的秘密组织之一。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但有一个问题:整个故事是一个名叫皮埃尔·普兰塔德·德·辛克莱的法国人,编造的骗局。普兰塔德伪造的几十份文件里,都是郇山隐修会的秘密仪式和郇山隐修会成员的信息,他把它们藏在了法国国家图书馆里。当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文件后,他们相信了这个骗局。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根据这一骗局,郇山隐修会的领袖达·芬奇在他的画中隐藏了密码。但这还不是全部。这个骗局还包括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法国皇室,耶稣的秘密后裔,以及藏在城堡里的宝藏。整个谎言都是为了证明皮埃尔·普兰塔德和耶稣是亲戚。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这场骗局的幕后主使承认,当法国的丑闻爆发时,整个事情都是他编造的,但显然丹·布朗并不知情。《达芬奇密码》的第一行写道:“事实:郇山隐修会——一个成立于1099年的欧洲秘密组织——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组织。”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整个情节可以追溯到诺查丹玛斯的预言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如果诺查丹玛斯不参与,这就不是一个好的骗局。这位16世纪的医生以他对未来的预言而闻名,其中一些预言成真了,而另一些则没有。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之一,提到“伟大的君主……寺庙前的宝藏让人陶醉。”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诺查丹玛斯预言中的谜题,让它们可以被解释,但也容易受到欺骗。法国二战老兵皮埃尔·普兰塔德(Pierre Plantard)认定自己就是预言中的伟大君主,于是创作了假手稿,以证明自己是墨洛温王朝国王和耶稣本人的直系后裔。但是,普兰塔德并没有实现预言,而是简单地制造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达·芬奇也是最初骗局的一部分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在《达·芬奇密码》中,列奥纳多·达·芬奇是郇山隐修会的一位神秘大师,他在画作中隐藏了有关秘密社会的信息。布朗直接从普兰塔德那里得到了这个想法,那是普兰塔德伪造的一份郇山隐修会大师的名单。名单中包括尼可勒梅、罗伯特·弗鲁德、波提切利、艾萨克·牛顿、列奥纳多·达·芬奇等。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普兰塔德和他的同谋菲利普·德·谢利塞还伪造了多份手稿,其中包含了发明的郇山隐修会的“秘密”。这些文件被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其他学者在发现了它们之后,相信它们是真的。伪造的大师名单发表在《圣血,圣杯》上,布朗读了这本书,并创造了他自己版本的达芬奇故事。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这个骗局甚至使用了真正的神秘,来让它看起来像是真的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普兰塔德在他的骗局中,还编织了另一个谜团:法国一个小村庄里的城堡——雷恩堡的宝藏。19世纪90年代,一位天主教牧师贝朗热·索尼埃突然暴富,但财富的由来不知道。他每年900法郎的薪水,当然不够他六十六万法郎的花销。几十年来,谣言四起,说索尼埃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宝藏——或者是一个让他致富的秘密。

《达芬奇密码》真正灵感来源并非耶稣,而是20世纪中叶一个骗局

普兰塔德听说这个故事后,让他的一个朋友伪造了一些文件,据说最后牧师在城堡里发现了这些文件。他把这些文件拿给朋友们看,鼓励他们把这个谜团写下来。突然之间,“郇山隐修会”对这位牧师的财富负有责任:他们一定是为了保守一个古老的秘密,而贿赂他的。

然而,索尼埃很可能是通过"人口贩运"致富的。

密码在一幅画里

在《达芬奇密码》中,主人公罗伯特·兰登在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中,看到了一个隐藏的信息。耶稣右边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使徒——是他的秘密妻子抹大拉的马利亚,尸体的位置甚至拼出了字母“M”代表婚姻。今天,许多列奥纳多最著名的作品,都存放在巴黎的卢浮宫,卢浮宫甚至提供了一条特殊的“达芬奇密码”通道通过博物馆。

但是绘画中隐藏的信息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事实上,布朗可能也借用了恶作剧大师普兰塔德的想法。这幅画是17世纪艺术家尼古拉斯·普桑(Nicholas Poussin)的作品,名为《外星人在阿卡迪亚的自我》(Et In Arcadia Ego)。普兰塔德称,这个被牧羊人围绕的坟墓上纪念的短语,并不是“即使在阿卡迪亚,我在这里”的意思,它指的是死亡。

后来,阴谋论者声,称这个短语是“我掌握着上帝的秘密。”

这个骗局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有人把伪造的手稿,偷运进了一家图书馆

皮埃尔·普兰塔德(Pierre Plantard)和两名同谋写了多份伪造文件,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French National Library)。这些记录文件包括一份假的郇山隐修会宗师名单,以及包含在多个文件中的其他关于这个秘密组织的信息。它们被称为“亨利·洛比诺秘密档案”、“墨洛温王朝国王家谱”。

这些假文件是在20世纪60年代制造的,伪造了郇山隐修会的历史记录,而郇山隐修会在1954年之前并不存在。通过走私文件到法国国家图书馆,然后鼓励他的朋友去找伪造文件。布朗甚至引用伪造《达芬奇密码》的第一页,当他声称:“1975年巴黎国立图书馆发现羊皮纸,被称为档案机密,包含了众多郇山隐修会的成员名单,包括艾萨克·牛顿爵士、桑德罗·波提切利、维克多雨果、列奥纳多·达·芬奇。”不过那时普兰塔德已经承认,这些文件都是假的。

故事情节涉及中世纪法国皇室,和一个令人惊讶的现代后裔

墨洛温王朝是普兰塔德骗局和达芬奇密码的关键。布朗声称,抹大拉玛利亚和耶稣的孩子,后来成为了法国皇室,在5世纪建立了第一个法兰克皇室王朝。根据布朗的书,卑鄙的梵蒂冈谋杀了7世纪的墨洛温王朝的达戈伯特二世,以消除血统。

事实上,普兰塔德是在他伪造的墨洛温王朝国王家谱中,使默默无闻的达戈贝尔(墨洛温王朝最后一个传宗送代的国王)复活的人,他声称达戈贝尔有一个秘密宝藏。然而,达戈贝尔的死并没有阻止他的血统,在他的兄弟身上延续,而且很巧的是,普兰塔德声称有一个20世纪的皇室血统后裔:皮埃尔·普兰塔德本人。

伪造的文件很草率

《亨利·洛比诺秘密档案》(Les Dossiers Secrets d’henri Lobineau)收录了郇山隐修会的大师名单,如列奥纳多·达·芬奇和艾萨克·牛顿。这份文件是用Plantard在1961年制作一份文件时,使用的同一台机器打印的。

其次,这些被认为是早于现代时代的秘密文件,使用了1889年的《拉丁文圣经》(Vulgate)版本。学者们能够确定,伪造文件中引用的拉丁文圣经,在手稿被推测创造时并不存在。不用说,时间旅行并不是普兰塔德骗局的一部分。

一个中世纪的十字军建立了假社会

一个名叫戈弗雷的中世纪骑士,出现在许多阴谋论中。他是11世纪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领袖。1099年耶路撒冷陷落后,他成为巴勒斯坦第一位拉丁统治者。戈弗雷与圣殿骑士团和玫瑰十字会的建立有关,所以普兰塔德宣称戈弗雷也建立了郇山隐修会是有道理的。

事实上,戈弗雷确实在1099年在锡安山上,建立了锡安山圣母修道院。当普兰塔德读到这个名字时,他开始声称他的郇山隐修会,是由中世纪的骑士建立的。

一名英国作家嗅到了这种气味,恶作剧就成了主流

郇山隐修会在1982年的畅销书《圣血与圣杯》中受到国际关注,这本书的部分作者是英国作家亨利·林肯,普兰塔德的一个朋友。在把假手稿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后,普兰塔德带领林肯发现了这些手稿,林肯利用这些伪造的手稿在《圣血与圣杯》一书中,讲述了这个故事。

这本书认为耶稣和抹大拉的马利亚秘密结婚。他们建立了一个被称为郇山隐修会的神秘团体保护了两千年的皇室血统。这本书声称列奥纳多·达芬奇是隐修会的大师。如果这听起来很耳熟,那么你不是唯一一个这样想的人——这本书的作者起诉布朗抄袭。

郇山隐修会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任务与皇室血统无关

郇山隐修会实际上是在1956年成立的,并不是为了邪恶目的。普兰塔德和三位朋友组织了郇山隐修会,为有需要的人提供低收入住房。在创始文件中,普兰塔德被列为该组织的秘书。不过这个协会不到一年就倒闭了。

1996年,该组织前主席安德烈·博朗梅(Andre Bonhomme)说:“郇山隐修会已经不复存在了。”博朗梅解释说,它根本不是一个政治团体,这个名字来自“附近一座同名的山”。至于普兰塔德,博朗梅说:“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他总是很有想象力。”

佩拉特事件达到了高潮,揭穿了这个骗局

1989年,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的一位密友卷入一桩丑闻。罗杰-帕特里斯·佩拉特(Roger-Patrice Pelat)被控卷入内幕交易丑闻,几周后死于心脏病发作。但这并不是丑闻的终结:普兰塔德习惯用死者的名字来组成他的秘密社团,因此他把佩拉特列为锡安隐修会的一位宗师。调查人员联系了普兰塔德,询问他与佩拉特的关系,而后普兰塔德很快就走投无路了。

普兰塔德承认整个郇山隐修会都是他发明的。调查人员搜查了他的家,发现了大量伪造的关于郇山隐修会的文件,其中一些文件声称普兰塔德是“真正的法国国王”。法官并没有被逗乐,他训斥了普兰塔德。

当普兰塔德认为这个骗局行不通时,他彻底改变了这个骗局

普兰塔德的骗局非常成功。他无意中说服了数百万《达芬奇密码》的粉丝,让他们相信一个存在了几个世纪的阴谋,隐藏着耶稣和抹大拉的玛丽之间的关系,而圣杯实际上可能代表着基督的血统后裔。

但普兰塔德对他的骗局并不以为然。显然他是想招募新成员加入郇山隐修会,但没成功,他就改变了整个骗局。1989年,他创建了新版的郇山隐修会。这一次与皇室血统和天主教无关。

普兰塔德死于2000年,也就是《达芬奇密码》出版的前三年。他从未意识到他的骗局竟会如此成功。

关注公众号:Like历史,分享更多有趣历史及干货资源。邀请加入历史发烧友社群,和我们一起畅聊历史,更有超多粉丝福利放送!

TAG: 达芬奇密码电影

达芬奇密码电影猜你喜欢

都在看的新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