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观看_剧集交流_电影资讯

主页 > 影视资讯 >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十七月影视  2021-03-18 06:38:34  影视资讯

导语:年轻人不依赖批判和负面的东西而生活,他们靠感情和理想---赫尔曼黑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作者:西蒙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写在前面:自"九七"香港回归后,我国社会语境变得多元化的同时,不难发现在香港地区自主形成的港人精神仍旧与内地的社会风气有所不同,一方面体现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人潮更替时,人们主动找寻自我身份的归属感;另一方面就体现于扎根香港这片土地的平民百姓不易受大环境变化而一直坚守旧社态的安全感。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世纪初的香港常常被内地人看作谋生富足之地,殊不知社会阶级的明显分化和意识形态的独立存在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陌生,因而新晋导演罗耀辉在电影《幸运是我》中直接聚焦此人际关系中的"陌生性",用有可能性的、分解性的、自然性的电影艺术解释了在新语境中,人打破社会形态与陌生感的关键点仅在于感情与理想。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1】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幸运是我》是一部典型的能够体现出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温馨剧情片,由武打出身的惠英红与年轻香港演员陈家乐共同主演,导演罗耀辉通过人物之间的代际关系,在各自行为、思想、观念间的代沟直接反映了"九七"香港回归后社会中两重民生的摩擦与矛盾。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阿旭的母亲病逝,而父亲在香港早已另组家庭,阿旭从内地来港寻父的结果并不令人欢喜,不被家人认可、身心俱疲的阿旭沦落街头无家可归,于是被迫卷入了香港这座"避风港"。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年轻的阿旭承受着家庭不完整的伤痕与资本带来的痛苦,迫使他建构起来属于自己的一套行为法则,性格冷峻,孤傲粗暴的面对周遭,对女人与生活失去动力,偷走女友的钱将女友野蛮赶走;在打工的茶餐厅由于与老板娘产生矛盾而摔门离开,拂袖辞职。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这是年轻人的蛮力,也是一个年轻男孩发泄生命不公的隐形暴力,"后九七"的社会隐喻很难像如今一样以资料数据甚至艺术概括总结,往往生存于其中的人才更加理会"新旧社会"更迭所带来的24小时痛苦。阿旭一天中为住所奔波,为工作操劳,为孤独所感伤,为债务所迷茫,于是年轻的一代消失、逃走了。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惠英红所饰演的芬姨是香港的老一辈人,见证着香港的辉煌也历经着香港的低潮,电影试图利用香港本土元素唤醒一个时代的面貌,芬姨年轻的时候是名歌星,而老年的时候仍旧听着自己的黑胶唱片、固执的只回看早已倒闭的亚视台,时常吸着烟倒在沙发上细数岁月的旋律。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此中社会形态的新旧交替,一方面通过艺术来渲染当代人对过去香港记忆的缅怀,另一方面则是对事物倒闭、社会低潮、香港光阴一去不复返的伤感。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当两代人共同置身于时代变迁的潮流中,人们不可逆的承受着亚洲金融风暴、禽流感、港人在内地所生子女居港权等现实状态所带来的社会低潮风暴。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年轻人面临着当下严峻的就业形势与生存危机,而老一辈的香港人心中仍守着香港逝去的光辉在计量着财米油盐的安稳生活,幸运的是,看似格格不入的两重民生,却都在共同的社会背景下,为了生存而激发出一种自主的、本能的、坚定的、情感性的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2】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电影艺术的创作,让主人公剥离掉现实的压力而进入艺术早已部署好的"命运"之中,当电影片名《幸运是我》不断借以人物饱满的情绪以及角色之间相互递进、相互共情的牵挂引起观众的共鸣,使得电影充分具备观影价值。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电影人物行为决定剧情的发展和故事形态。男主阿旭因一颗鸡蛋幸运的遇到了老香港人芬姨,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芬姨因为阿旭的出现,而开始接纳自我安全感之外的新新事物,而在无形之中,观众与电影一起完成了一场关于"香港情怀"的生命体验。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孤身无依的阿旭得知芬姨的房子有出租,便主动帮助芬姨提食物到家门口,短暂的认识后,阿旭由于自尊心便说谎赶忙旅行便离开。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幸运是我》:探寻香港本土社态,看一代港人自主成长

一方是年轻人苦寻的归属感,一方是旧百姓死守的安全感。于是在回望这部香港影片时我们从人物的两重状态中找到了与之相平衡的外在力量---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

阿旭承受着母亲离去的痛苦与父亲不认子的无助在孤独的香港漂泊,带着吉他流浪街头,现实的不堪唤起了底层人物最初始的求生本能,于是阿旭破头恳求的搬进了芬姨家,归属感与安全感的碰撞,使得芬姨说出了那句"做人呐,不就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啦。"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借由平民精神滋长邻里情怀,是九十年代香港社会常有的风气,也许是人的悲悯之心,也或许是人不堪忍受悲悯的到来。芬姨老无所依,老年痴呆渐渐夺走她的记忆与回忆,但是香港岁月却为她沉淀了一股美人气息。当阿旭在医院中被生父抛弃,芬姨主动抱着绝望的阿旭说出了:"没事,你还有我这妈。"

新旧社会的两重民生与平民精神

这般邻里情怀从现实层面而言是幸运的,因为难得;而从艺术层面而言是温馨的,因为珍贵。两人各有各的苦难,阿旭面临着未来的恐惧,芬姨面临着老年的孤寂,正是这两种不同的生命体验,使得两人从陌生人到家人。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香港社态总是充满许多人文隐喻与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但现实告诉我们不是人人都如此幸运的被上帝标好命运的价,只有凭借自我的牺牲才能看见心中那份归属感的价值。

阿旭得知芬姨患病,不想自找麻烦于是悄悄离开,但是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性令人无奈的回到悲悯之中。没过一会离开的阿旭在路边看见芬姨顶着刚涂完染发剂的头在大街上寻找阿旭,这一幕使得阿旭回忆起母亲也一样寻找自己时的回忆。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阿旭在芬姨身上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归属感,也因芬姨的存在使得这份"归属感"充满"安全感"。在此之下,回到家中的两人,各自假装按压着起伏的情绪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哭泣着开始发酵出亲密、温暖的"味道",实则那一幕导演借用室内镜子,镜头从镜子中的芬姨和阿旭一次次的摇到现实中的两人,在虚实之间拉近了这两个年轻人和老年人的心灵距离,再一次让观众感受到客泊异地的"邻里情怀"。

年轻人不依赖批判和负面的东西而生活,他们靠感情和理想。芬姨改变了阿旭的人生轨迹,使他从孤身一人到有家可归,老年痴呆的芬姨也因为阿旭的到来,晚年不那么孤寂。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艺术的色彩放大了人与人之间的幸运一角,即使芬姨不再记得今天是否有买鸡蛋,买菜是否付过钱,回家的路会不会走错,老年痴呆夺走人想念与给予的能力,力不从心就会不知道该往哪去,没有记忆就不知道何以为家,但是当芬姨安静画着阿旭的肖像的时候,依然记得他的那块红色胎记。

自主滋长的邻里情怀与生命体验

【3】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后九七"香港电影总是穿梭着暧昧情绪的味道,在人与人交往之间的细枝末节中悄然发酵,似乎是这种抽离现实伤痛的暧昧情绪使得那一辈的香港人活得更加感性,不执着于物质的刚需反而重于当前的情感漏洞。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

罗耀辉导演的《幸运是我》中塑造了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症但又固执的守自我规矩的女性形象,芬姨似乎不受外界环境的影响,每天日常的买鸡蛋、煎鸡蛋、听黑胶片、看亚视台、看老片《万家灯火》......

尽管她知道自己已经老去的事实,也不愿意再折腾自己去被迫接收不属于她生命最后的"现实垃圾",她固执的凭借着前半生被社会锤炼出的性格与处事的肌肉记忆得到生命的安全感。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

在电影中也印证了此点,芬姨年轻时被大老板相中,捧红了她,送了套房子给她,过着灯红酒绿的舞台生活,在聚光灯下活成了一代辉煌香港的影子,这些记忆成了一个香港老故人后半生内心的人文关怀,成了命运的痕迹。

这种人物的情感塑造是导演紧密洞察时代变迁的能力,而通过艺术的再现,剥离悲催的现实,放大情感体系,最终得到了一种后港时代的审美净化。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

这种方式的呈现是为了让观众以及世人更加容易准确的去琢磨一个时代中大经济环境变化给人造成伤痕时,人要如何修复受伤的情绪、重拾生存的信念、找回爱的能力。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是奢侈,是一种二十四小时之外难寻的情感体系。而幸运的是阿旭遇到了他的芬姨,芬姨遇到了他的阿旭,就在一颗毫不起眼的鸡蛋里,他们从陌生人变成了家人,当芬姨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原来真的忘记鸡蛋已经买过了的事实后,坐地痛苦。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

不久芬姨在立遗嘱时特意说出了:"我若走后,我手上的房子跟其他财产都留给阿旭。"这一刻人与人之间的性质变得实在与深刻,从一开始电影暧昧的艺术转向现实的归属:阿旭有家了。

而对于血缘观念极强的内地,人们往往趋向与同族、亲属、近亲等关系中寻找归属感,而这就是后港时代电影创作最赋价值的本土社态,"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胸怀和感情色彩。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

此种社态频频的出现在后港时代的电影中,在许鞍华导演的《天水围的日与夜》中贵姐对邻里郁郁寡欢的阿婆主动给予帮助,最终阿婆在自己儿女身上受到的冷漠与无助内化后,阿婆将打算送给儿子与儿媳的黄金手镯戒指一并送给了这位"陌生人"贵姐。

许鞍华《天水围的日与夜》

在《桃姐》中的桃姐对少爷的三十多年照顾使他们从陌生人成了家人,而本电影《幸运是我》也正如此,他们都集中的显现出:后港社态的汇集让电影流露出的另一重不依赖血缘、不执着于善恶的人文关怀出现了,他们互相取暖、他们互相关怀,他们一起横跨时代,他们一起重塑生命。

许鞍华《桃姐》

对于后港时代的电影探索,人文社态是一大亟具探索的题材,在经济全球化,文化交融的二十一世纪,找寻香港本土社态是每一代香港人的职责与使命。

过去的狮子山精神一直成为香港引以为傲的信念,它教人"有付出就有回报",而如今随着文化沉淀、时代变迁、社会的骤变,香港精神在艺术层面要使得独具匠心以及有效出品,是对于今日香港人自主成长的一大考验。

后港时代的人文关怀与审美净化

西蒙·结尾:香港社态的变迁也是中国百年艺术演变中的一大重要元素,《幸运是我》很微妙的聚焦了艺术本身的情感临界,但是由于人文素养以及社会品态的水平限制了优秀作品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频率。

我们希望让好的片子重归尘埃,也希望具有狮子山精神养育的金马影后惠英红在电影宣发中说的那句:"大家多帮忙写写字,我们的电影实在太穷了......"成为一句可以调侃的话而不是事实。

《幸运是我》主创见面会

TAG: 幸运是我 电影

幸运是我 电影猜你喜欢

都在看的新电影